《言语暴力》:这个世界存在着两种权力,一种会扼杀灵魂,另一种

2020-06-11    收藏841
点击次数:511

这个世界存在着两种权力,一种会扼杀灵魂,另一种可滋养灵魂。前者为支配权力(Power Over),后者则为个人权力(Personal Power)。

支配权力的表现是控制与支配,个人权力的表现则为相互依存与共同创造。相互依存是一种人际相处方式,藉由良好的沟通与设身处地的理解,来促进自己与他人的成长与幸福;共同创造指的则是有意识地参与彼此的生活,这种状态有助于实现人生目标。

言语暴力既是一种私人问题,也是文化问题,更在世界各地普遍可见,有鉴于言语暴力是源于权力的滥用,我将从广义的角度概述支配权力。

支配权力是人理解世界万物的一种方式。支配权力的信念就像一个滤镜,相信支配权力的人会透过滤镜来观察这个世界,期望藉由控制他人以得其所欲。西方文明即建立在支配权力之上,如今,人类作为一种文明,对地球及其人口与资源有庞大的支配权力。我们拥有颠覆世界的力量,当然也能够毁灭世界。不过我认为,支配权力的模式已经不再适合社会,因为依循支配权力的生活方式与作为引发了极其严重的问题,包含环境污染、潜在的全球灭绝危机、饥饿、无家可归、偏见及暴政等。

由于这种种令人忧心的问题,我们更该关注自身尊严与生活品质。支配权力模式促成了支配权力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会否定人的价值、危害生活品质。数千年来,以控制与支配为表徵的支配权力已渗透每个人的意识,使这个世界濒临混乱。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混乱之中将诞生新的秩序。问题是,这种新秩序从何而生?

新秩序无法透过法律来制定,也不能借助更多的战争与支配权力来建立。我认为,新秩序终将从个人意识中诞生。正因如此,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言语暴力是一种控制、支配、以权制人的手段。

如同一个文明的习惯与文化会影响个人的人际关係,由个人的人际关係所构成的微观世界,也会影响宏观的文明世界;也因此,我们或许能够透过在人际关係中的行为,来影响这个改变的过程。如果这是事实,我们的日常生活便存在着机会,供我们认清自我价值、了解表达与保护自我的方式,这在伴侣关係中非常重要。

若想认知支配权力模式的影响,并且使自己不受这种模式所影响,我们必须倾听自己,知道自己说什幺、以什幺方式表达。同样地,我们也必须倾听别人的声音,了解他们的表达方式。有了这种意识,我们便能了解自己是否有尊严、是否受到尊重、是否能自我保护、是否保有自尊,进而尊重所有生命。我们可以从相信自己的价值与认知做起。

对受到言语暴力的人来说,相信自己的价值与认知非常困难,因为言语的伤害就像其他破坏性的行为一样,对受害者造成严重打击。就其本质而言,言语暴力会逐渐削弱、否认受害者的认知。我访问的人之中,确实有些人意识到自己的亲密关係存在问题,当然,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只知道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就算有些人结束了这段亲密关係,通常也不单是为了言语暴力,还牵涉了别的问题。

在言语虐待关係中,受害者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伴侣的言语暴力,自尊也越来越低落。在施暴者的指责下,他成了代罪羔羊,进而沦为关係中的受害者。

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受害者的解套方法。他们必须从极度弱势与令人困惑的处境中,努力找回自我价值和尊严。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认知到言语暴力的特徵。

支配权力模式的起源为何?爱丽丝.米勒(Alice Miller)所着的《全是为你好》(For Your Own Good)以及约翰.布莱萧(John Bradshaw)的着作中,都提到了「不良教育」(poisonous pedagogy),我认为支配权力模式正是源于「不良教育」,同时也是「不良教育」的延续。不良教育意指成年人在教育或抚养孩子的过程中採取恶毒的方式,对孩子滥用支配权力来控制其行为,在孩子身上留下深刻的伤痛。在这种教育下成长的孩子,如果长大后未能走出这些痛苦经历,将会延续如此滥用权力的作为,成为一名加害者。这些恶毒的行为,即是虐待关係中的现象。

目前为止,我们检视了支配权力模式,并且指出个人甚至整个国家都有控制与支配他人的慾望。值得注意的是,只要一个人有能够支配的对象,就能维持拥有权力的假象。可悲的是,很多人极欲维持这种假象,因为他们只知道这种权力。即使没人可以控制,他们也会想办法创造一个对象。

个人权力则是体验权力的另一种模式。这种模式不存在赢家或输家,不存在支配者或服从者,你也不需要控制他人的权力。个人权力靠着人与人相互依存与共同创造而运作,也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与认知事物的新方式。

接下来,不妨以一段关係为例,探讨上述的概念。在一段亲密关係中,双方经常各自生活在不同的模式中,认知也与对方不同,一人生活在支配权力模式中,另一人生活在个人权力的模式中。既然双方看待世界的观点不同,自然无法理解彼此,也看不清对方生活在什幺现实中。

我在研究言语虐待关係的过程中发现许多问题,其中最关键也最令人惊讶的是,施暴者与受害者生活在迥然不同的现实里。施暴者倾向控制与支配,而受害者倾向相互依存和共同发展,双方在许多方面其实是处于两种现实之中。为了更进一步了解言语虐待关係,在此假设这对伴侣各自生活在不同的现实里,并以现实一与现实二代称这两种生活模式,方便后续说明。现实一指的是支配权力模式的人际关係,现实二指的是个人权力的相处模式。换言之,热衷控制与支配他人(支配权力)的人生活在现实一之中;偏好相互依存与共同创造(个人权力)的人则生活在现实二中。

时至今日,待在现实一之中的危害日益显着,但许多人尚未接受现实二。我们还无法依据新的模式思考,于是在两种对立的模式之间徘徊不定,面临毁灭的威胁。

如果想脱离这样的冲突与挣扎,我们必须去探讨,来自不同现实的两人建立亲密关係会发生什幺事,假如我们身处于现实二当中,更要学会辨识处于现实一的人。譬如,那些认为「情场如战场,必须不择手段」的人即属于现实一。以下将会举一个例子,能够说明生活在不同现实的两个人在亲密关係中会发生什幺事。

如果受害者是在现实一的世界里长大,成年后生活在现实二,他会发现自己很难区分这两种现实。他也许能在现实二之中生活,并且与伴侣相互依存,但自尊心却达不到现实二的程度,好比鱼离开了水,却仍不是两栖动物一样。我发现,许多生活在现实二的人会接受和回应现实一的沟通模式,好像这种模式本来就是合理的。以下案例就说明了这种情况如何发生。这个例子呈现了虐待关係的核心问题,值得一读再读。

安正生活在现实二中,且认为另一半齐也和她一样,但事实并不是如此。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到安会暂时逃离齐所处的现实一,进入现实一与现实二的夹缝里喘口气,也可以看出安以为齐与自己处于同样的现实。

至此,齐认定自己赢了。他根据支配权力採取了行为,攻击安的基本自我认知,加上她问了为什幺,表示她接受了自己的指控。他并未意识到安所处的现实,反而自我感觉良好。

另一方面,安感到受伤且沮丧。她似乎无法让齐了解,自己其实很愿意帮忙。她感到很无力,也疑惑齐到底期望什幺,为什幺不说他需要她帮忙摘水果。她并不明白这不是摘水果的问题,也完全没意识到齐所处的现实,因为齐经常表示自己有多幺爱她,对安而言,爱代表双方互相体谅,而不是支配对方。

倘若安回应齐:「你说我和你作对,我觉得很受伤。」齐会做何反应?身为一个已经证实会言语虐待他人的人,齐想必会否认安的感受,说:「你就是喜欢小题大作!」或者讽刺地说:「好吧,如果你这幺觉得,我也只能说声不好意思啰。」

这样一来,安依然会感到受伤、困惑。

假如齐也与安一样,生活在现实二之中,他会说:「真的很抱歉。我想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在摘水果,这样我不用要求你就会来帮忙。」如此一来,我们只能怪齐过于易怒,但幸好他懂得检讨自己的行为。

如果安在现实二的环境长大,就会意识到齐没有理由指控自己和他作对,也就能知道齐和她不是生活在同一种现实中,并且马上回答「不要这样说」之类的话。她会知道自己的确愿意帮忙,所以不会接受任何轻蔑的指责,也不会因为无法让齐理解自己而苦恼。她会知道齐根本不想理解,只想吵赢,毕竟生活在现实一的人就是如此享受权力的。

这种权力不是个人权力,而是支配权力,支配权力是一种窃取的权力。在现实一之中,如果你没有可以控制的对象,等于没有任何权力。

换个角度来看齐的控制慾,就可以理解所谓「害怕缺乏喘息空间的恐惧」,这种恐惧其实是害怕受到他人控制。在现实一之中,齐不是压制别人,就是认为自己受别人压制,因为在现实一,并不存在相互依存的状态。

某些人可能已习惯像齐那样的言语攻击,甚至也能够容忍施暴者的漫不在乎。

儘管如此,没有人能够在支配权力的敌意下生活。除非施暴者自发性地寻求改变,否则他的行为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受害者正面迎战,如果受害者意识到言语暴力的存在,如果受害者要求改变却遭到断然拒绝,如果施暴者的态度是(这句话出自某个施暴者之口)「我爱说什幺,就说什幺」……那幺,受害者可能会发现他确实可以爱说什幺就说什幺,但受害者也能明白,乖乖留在原地听他胡说,对自己有害无益。

相关书摘 ►《言语暴力》:与伴侣共同生活多年后,才发现不是生活在同一个现实中

书籍介绍

《言语暴力:如何辨识生活中的言语攻击行为,适当应对,有效捍卫自己》,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派翠西亚.伊凡斯
译者:张馨方

有一种暴力,不需要动手动脚,不会留下肉眼可见的伤痕,却能在我们心中留下难以平复的阴影。

有一种暴力,用不着发飙辱骂,不必叫嚣,却足以用伤人的言词与敌视的态度,逼得我们濒临崩溃,关係紧绷到了极点。

言语暴力不一定具有明显的攻击性,甚至往往是以爱或理性来包装。对方很可能会说:「我是在乎你的!」「我这样说还不是为你好!」实际上,却想方设法地用言语操控我们、凌驾于我们之上。

假如另一方经常:

喜欢讥讽你、酸你,事后又说只是开玩笑为反对而反对,不管你说什幺都要驳倒你有意无意地贬低你故意曲解你的话来指控你就算你无意争执,也会突然对你发火

──那幺,你很可能就是言语暴力的受害者。

《言语暴力》:这个世界存在着两种权力,一种会扼杀灵魂,另一种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