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暴力》:与伴侣共同生活多年后,才发现不是生活在同一个现

2020-06-11    收藏736
点击次数:284

当受害者开始怀疑感情关係出了问题,通常会向谘商师或闺密描述自己与伴侣的互动情形,并问对方:「这样正常吗?」

如果受害者不是问「伴侣的行为正不正常」,那幺可能会问朋友是否有过相同遭遇。这个釐清现实的阶段,是受害者从怀疑自己转向怀疑伴侣的第一步。在这个阶段,他们开始疑惑,是不是每个人的感情关係都会发生这类痛苦的事件,但他们仍不了解,在健康的交往关係中,一方不会怒吼、轻视或伤害另一方,假如真的发生了任何人身攻击的行为,通常没有前例,也不是正常状况,做出这种行为的一方会努力加以弥补。

当受害者逐渐意识到言语暴力,也代表他逐渐从「伴侣与自己同处一个现实」的幻想中觉醒。一旦认清在伴侣身处的现实中,支配权力取代了个人权力,他可能会难以理解伴侣的动机。他很难相信,对方这样对待自己,是为了支配、控制自己,而不是因为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是因为自己的认知、感觉、想法、行为或能力有问题。

一旦受害者发现自己与伴侣生活在不同的现实中,便会意识到自己受到了言语暴力。由于受害者自身的权力是来自共同依存和创造,这个事实会让他惊骇不已。若施暴者拥有一定的社经地位,看似有权有势,更是会令受害者不敢置信。

儘管这个事实往往带给受害者万分惊讶与伤痛,但却是极其必要的,否则他们可能会继续度过多年饱受言语折磨的日子,癡癡期盼伴侣总有一天能了解自己的感受,不再伤害自己。

但是,万一受害者无法佐证自己的现实、认清伴侣的现实,情况又会如何?如果他无法认清伴侣的现实,就会自动把伴侣的行为套入自己身处的现实中。以下列举一起言语暴力事件,恰好能印证这个状况,我将描述受害者与施暴者的观点,并分析两种现实的差别。这起事件中的双方想法,在言语虐待关係中颇为常见,一方往往担任迫害者,另一方则是受害者。我将这场互动称为「虾沙拉事件」,你是否曾在伴侣关係中经历「虾沙拉事件」?

双方处于两种不同的现实之中。施暴者勃然大怒,是因为伴侣反驳:「你干嘛生气?」受害者则以为,他生气纯粹是因为自己提到沙拉的说法不对。受害者认为对方是爱他的,只是对方误以为自己硬把沙拉塞给他,是对方不明白其实自己也愿意吃沙拉。受害者心想:「或许把话说清楚,他就会知道,我没有硬要他吃沙拉的意思。」(他以为对方也处于相互依存的现实中。)

于是,他会接着解释:「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意思其实是……」

受害者所指的自然是「冰箱里有虾沙拉」这句话,但施暴者打断他,是因为他说了:「你干嘛生气?」由于施暴者不愿承认自己不理性的愤怒,因此对他而言,任何回应都充满敌意。他认定受害者与自己同样处于支配权力的现实,心想:「啊哈!你在质疑我,想让我难看,你只想吵赢!」

因此,受害者与对方和解的企图(「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意思其实是……」)就这幺遭到终止。施暴者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用愤怒、受不了的语气说:「如果你要继续吵个没完没了,我就到外面吃。」

施暴者否认自己会施加言语暴力的事实,也因此杜绝了与伴侣相互理解的机会。

他越生气,受害者就会越努力思索,自己说「冰箱里有沙拉」为什幺会让对方觉得这是要强迫他吃。其实,施暴者发火根本与沙拉无关,而是因为他想理直气壮地发洩怒气。当伴侣问:「你干嘛生气?」他感觉自己的「理直气壮」受到了威胁,可能会失去控制对方的支配权力。

言语虐待关係中最惨的情况,莫过于受害者试着和好、相互理解及建立亲密感,却遭到施暴者毫不留情地拒绝,因为他认为这些意图来者不善。这是因为,如果他感觉不到对伴侣的支配权力,就会认定伴侣企图支配自己。在施暴者的现实中,相互依存的关係并不存在。

以下列举更多例子,希望能帮助大家了解,受害者是如何下意识地认定施暴者和自己身处同样的现实。

若是施暴者宣称受害者做的事无关紧要,受害者可能会以为,对方实际上还是支持自己的,只不过是不了解这份工作对自己的意义才这幺说,只要他能够理解,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将他所听到的话,套进了「伴侣与自己身处同一现实」的信念,误以为对方支持自己。有趣的是,常常这样轻视伴侣的施暴者,也经常向他人吹嘘自己的伴侣,就像吹嘘一件所有物一样。

即使受害者的所有看法都遭到反对,他依然可能坚信,对方其实很尊重自己的想法,只是与自己看法相左,因此不能认同他的想法,但其实对方是尊重自己的。这种情况下,受害者会努力将对方的言语合理化,纳入自身的共同依存现实中。

当受害者遭到对方大吼大叫,受害者会以为是自己的言行伤到了对方,也可能相信对方确实想要了解他真正的意思,只要对方知道自己是爱他的,就不会感到受伤了。受害者从自身的同理心出发,解读对方的话语。

如果施暴者宣称听不懂受害者在说什幺,受害者会认为,对方是真的想要理解自己的话语,所以一定要更努力、更清楚地解释。他相信,对方也努力想要了解他,并且与自己一样处于相互扶持、成长的现实中。

要是施暴者将受害者的言词断章取义、大肆批评,受害者可能会将这个批评套进自己的现实里,认为对方是为无法理解自己而发怒,因此自己应该把话说得更清楚一点,或是学着站在对方的角度看待事情。

若是施暴者拒绝回应或沟通,受害者可能会以为其实他是有意沟通的,毕竟这是伴侣关係中宝贵的一环,只是对方生性害羞或孤僻。

倘若施暴者声称不记得之前的谈话,受害者却很肯定对方一定会记得,因为那段对话太令人难受了,那幺受害者可能会为了套入相互依存的现实,而做出一个可怕的结论:伴侣有人格分裂。也就是说,伴侣有时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现实,有时却处于另一个状态,变得充满敌意,可是他不记得这个状态了。有位受害者好几个月来一直怀疑伴侣「人格分裂」,后来终于向谘商师坦白说出怀疑,她描述伴侣彷彿产生了拥有自我意志的声音,那个声音不管说什幺,伴侣都不会记得。假使受害者相信对方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现实,那幺相较于承认对方施加暴力,认定对方疯了更简单。

受害者将伴侣的言语暴力行为套入相互依存的现实,原因之一是他像许多人一样受到制约,看待事情时总是会寻找立即的因果关係。举例来说,他可能会认为,「如果伴侣对我发脾气,那幺我一定是他发怒的原因。」然而,人的心理机制并非如此运作。今天发生的事件,也许是起因于多年前的另一件事,甚至可以追溯至襁褓或童年当施暴者表示受害者不应该有这种感觉时,受害者会认为,既然对方是关心自己的,那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或是自己的感受的确是错的。假如受害者将对方的回应套进自己的现实中,就会认定对方之所以说自己的感觉错了,想必只有这个原因。

要是施暴者将受害者的言词断章取义、大肆批评,受害者可能会将这个批评套进自己的现实里,认为对方是为无法理解自己而发怒,因此自己应该把话说得更清楚一点,或是学着站在对方的角度看待事情。

若是施暴者拒绝回应或沟通,受害者可能会以为其实他是有意沟通的,毕竟这是伴侣关係中宝贵的一环,只是对方生性害羞或孤僻。

倘若施暴者声称不记得之前的谈话,受害者却很肯定对方一定会记得,因为那段对话太令人难受了,那幺受害者可能会为了套入相互依存的现实,而做出一个可怕的结论:伴侣有人格分裂。也就是说,伴侣有时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现实,有时却处于另一个状态,变得充满敌意,可是他不记得这个状态了。有位受害者好几个月来一直怀疑伴侣「人格分裂」,后来终于向谘商师坦白说出怀疑,她描述伴侣彷彿产生了拥有自我意志的声音,那个声音不管说什幺,伴侣都不会记得。假使受害者相信对方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现实,那幺相较于承认对方施加暴力,认定对方疯了更简单。

受害者将伴侣的言语暴力行为套入相互依存的现实,原因之一是他像许多人一样受到制约,看待事情时总是会寻找立即的因果关係。举例来说,他可能会认为,「如果伴侣对我发脾气,那幺我一定是他发怒的原因。」然而,人的心理机制并非如此运作。今天发生的事件,也许是起因于多年前的另一件事,甚至可以追溯至襁褓或童年时期,言语暴力的行为更是如此。另一方面,假设伴侣不具虐待倾向,而是真的因为某件事而生气,他照理来说会跟心理正常的人一样,与伴侣沟通问题。例如,他可能会说:「我看到你在派对上和乔说话,你好像宁愿跟他聊天,也不愿意跟我相处,让我觉得有点孤单和吃醋。我想知道你对他的看法是什幺,还有你以后在派对上可不可以多陪我。」就算他不确定自己的感受,不明白自己是在吃醋,至少他会知道自己不开心,需要与伴侣沟通这个问题。

认清施暴者生活的现实,有助于受害者辨识言语暴力。当他不再从立即的因果关係来解读伴侣的行为,他也许就能明白:「喔,他吼我是因为想要控制我或威胁我,并不是因为我说了什幺话或做了什幺事。」或是:「他故意那样说来打击我,好让自己有优越感。我不会接受这种伤害行为。」

受害者无法认清伴侣的现实,从而无法辨认言语暴力的存在,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受害者认为,伴侣也生活在共同依存的状态中(现实二),以为对方会努力了解他。因此,他可能会觉得问题在于自己不擅于解释,或是无法让对方知道自己真正的意思,否则对方就不会发怒了。他并未看清对方的行为并不尊重他,他辨别问题的能力也受到损害。所谓的辨别,意味着要「看见差异」,一旦受害者看见双方现实之间的差异,就能够辨别真正的问题。

许多受害者会问:「我怎幺知道,他生气不是因为我无意中说了什幺话,或是做了什幺事?」其实,这个问题显示受害者尚未具有现实二所需的自尊。拥有高度自尊的人不会有这种疑问,因为他们知道,伴侣怒吼或怒骂自己的行为并不正当。

许多人与伴侣共同生活许多年后,才发现彼此不是生活在同一个现实中。即使知道问题不在于自己,而且伤害是不理性的,也不一定能减轻痛苦。相反地,受害者不仅会感到痛苦,也会因为了解这些行为并不理性,因而产生恐惧。人天生就害怕不理性,因为暴力与伤害行为都是非理性的,施暴者也会蛮不讲理地一概否认或合理化这些行为。辨认言语暴力非常重要,原因之一正在于它预示了肢体暴力的可能性。

相关书摘 ►《言语暴力》:这个世界存在着两种权力,一种会扼杀灵魂,另一种滋养灵魂

书籍介绍

《言语暴力:如何辨识生活中的言语攻击行为,适当应对,有效捍卫自己》,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派翠西亚.伊凡斯
译者:张馨方

有一种暴力,不需要动手动脚,不会留下肉眼可见的伤痕,却能在我们心中留下难以平复的阴影。

有一种暴力,用不着发飙辱骂,不必叫嚣,却足以用伤人的言词与敌视的态度,逼得我们濒临崩溃,关係紧绷到了极点。

言语暴力不一定具有明显的攻击性,甚至往往是以爱或理性来包装。对方很可能会说:「我是在乎你的!」「我这样说还不是为你好!」实际上,却想方设法地用言语操控我们、凌驾于我们之上。

假如另一方经常:

喜欢讥讽你、酸你,事后又说只是开玩笑为反对而反对,不管你说什幺都要驳倒你有意无意地贬低你故意曲解你的话来指控你就算你无意争执,也会突然对你发火

──那幺,你很可能就是言语暴力的受害者。

《言语暴力》:与伴侣共同生活多年后,才发现不是生活在同一个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