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说话》:台湾原住民女性作家群像显影

2020-06-10    收藏317
点击次数:676

书名:《少数说话──台湾原住民女性文学的多重视域》作者:杨翠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出版日期:2018年3月12日

《少数说话》:台湾原住民女性作家群像显影

1980年代,缘于以故乡鹿港作为学位论文,我从中国文学的领域转身趋近台湾历史与文化。那是一个多音交响、多族共荣的美好年代,80年代初期的「台湾意识论战」,逐渐形构了国人对「台湾文学」的认知;原住民文化运动也在这一波民主化的过程中开始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彼时的我,凡与台湾相关的资讯史料都感到兴致勃勃,不只努力了解汉人在台湾的发展,也对原住民文化充满兴趣。《原报》、《猎人文化》、《山海文化》都是当时阅读的刊物。

1990年代台湾文学正式走入校园,我在台湾文学史的课堂上,总是以原住民的神话歌谣传说,作为讲述的起始。我对原住民文化、文学的进一步关注,则是在与杨翠、许俊雅共同撰写完成《台中县文学发展史》之时。1992年夏,我到和平乡的环山部落访问泰雅族三代女性,採集民间故事;杨翠则直接往访瓦历斯与阿,在我们共同撰写的《台中县文学田野调查书》及后续的《台中县文学史》里,留下对原住民文化与文学的纪录与观察;这同时也是我与杨翠成为「盟友」之始。

那时的杨翠,像个小女孩,裙子是自己手染的,鞋子是自己缝製的,应该还属于「后杨逵时期」吧?「少女」杨翠与大地亲,栽种好多花草,对俗事的了解却少了好几条筋。魏扬还是小小学生哪(幼稚园?),课堂时间总喜欢跑到户外观察昆虫,杨翠说,那种旁若无人的专注,非常人所及。其后,我们持续跑田野,穿宽大牛仔裤装的杨翠,清瘦的身影根本看不出已怀了魏微,也没有一点害喜疲累的娇弱。杨翠就是这样一位,看似瘦小却又强健,看似迷糊其实干练的奇女子。我常被她的乐天和迷糊感染,只要彼此聚在一起,整个情境就从庄重严肃快速转换为滑稽梯突。我后来发觉,原来不只我如此,周边的友人也都很容易中杨翠的「笑蛊」,见面闲聊时人人笑不可支,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吴晟老师说:「阿翠啊,空空」,并非无的放矢。

杨翠这位乐天又略带迷糊的女子,一旦走入学术的殿堂,却能立即收敛起爱玩笑的本性,像精明干练的拼命三娘,搏命阅读、书写、研讨、演讲,以敏锐的思辨力与犀利的文笔展现她知性的特质以及宽广的观察面向。早年的硕士论文〈日据时期台湾妇女解放运动之研究──以「台湾民报」为分析场域〉(1991)关怀日治时期台湾妇女解放运动,至今犹为学界经常引用参考的着作。博士论文〈乡土与记忆──70年代以来台湾女性小说的时间意识与空间语境〉(2003)则将研究的对象拉展到战后1970年代台湾女性小说,两论文的时间跨度不同,恰好串联起半世纪以来台湾女性的多种议题。

除了这两本长篇巨着外,杨翠持续有多篇论文和专书发表,包括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生命史的〈禁锢与跋涉:女性与白色恐怖〉,杨逵的传记《永不放弃:杨逵的抵抗、劳动与写作》、《压不扁的玫瑰:一位母亲的318运动事件》⋯⋯。试看她在东华大学华文系网站上呈现的近五年着作:发表十篇研讨会论文,三篇具审查制度的论文,不具匿名审查制度的文章则多达十四篇;此外,她还在2015年与廖振富共同完成《台中市史》,与我在2017年完成《彰化县志‧文化志‧文学篇》⋯⋯当然,这些数据对杨翠来说并不重要,基于使命感,她总是飞蛾扑火般地去完成一个个计划、一篇篇具分量的论文。作为杨翠的盟友,不免为她缺乏现实感着急,长年来累积这幺多的学术论文,却未能进一步整理,实在可惜。

《少数说话》:台湾原住民女性作家群像显影

还好,在诸友朋的说服下,杨翠终于愿意稍稍停下脚步,整合、修润、删增,将她一路以来研究关心的原住民女性论文结集成书,并为这些具丰富面貌的原住民女子撰写了导论〈这二十年间的原住民女性文学〉,以及一篇长达八十页的〈她们都在写作:台湾原住民女性文学的总体相〉,全面性地探讨不同族群的台湾原住民女性各种文类(新诗、小说、散文、评论、童书、绘本)、各种呈现于文坛的身影(专书、选集、文学奖);而后,从中筛选具代表性的作家与作品,在后续的章篇里逐一深究:〈三个写诗的原住民女生〉,探讨卑南族董恕明、布农族伍圣馨、阿美族明夏的现代诗;〈流变与流浪〉,讨论泰雅族女性绸仔丝莱渥的个人生命史;〈寻找安居地〉以泰雅族女作家里慕伊‧阿纪两部小说《山樱花的故乡》、《怀乡》为文本,探讨原住民女性不断离、返于故乡与他乡的故事;〈女声与原味〉从里慕伊小说探讨泰雅族特有的饮食风味;〈认同与记忆〉探讨排湾族女作家利格拉乐‧阿乌的原住民女性书写。

此外,〈回到出发的地方〉讨论泰雅女子丽依京‧尤玛的政治思想与草根实践;〈主体还是失落了〉,讨论阿美族作家阿绮骨撰写的台湾原住民女性第一部中长篇小说《安娜‧禁忌‧门》;〈两种回家的方法〉,比较排湾族女性达德拉凡‧伊苞与图博女作家茨仁‧唯色两本有关西藏书写的异同;〈父系vs.母系〉则探讨三位五年级女生:锺文音、郝誉翔与排湾族女作家利格拉乐‧阿乌的自传书写的异同⋯⋯上述诸篇,确实如本书副标所点出的,呈显「台湾原住民女性的多重视域」,也展现作者跨文类研究的宏大视野。最后收录的〈《后原运‧性别‧族裔》导论〉则是一位长期关心、书写原住民女性的学者之回望与省思。此文观察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台湾原住民族女性运动者如何以少数中的少数,在族群、阶级、性别的重重限制下,走出自属的生命图像;又如何在原民运动渐趋岑寂之后,转化能量,从部落草根组织工作、部落社区营造、部落自主性抗争行动、族群正名运动、青年培力五大面向继续前进。

二十多年来持续关怀,辛勤笔耕,有着汉族、西拉雅、排湾族混血的大地之女杨翠,终于在她生命的重要转弯处镕铸了多年的心血,结集为这一部掷地有声的着作《少数说话──台湾原住民女性的多重视域》。这是第一本全面性呈现台湾原住民女性文学,并进行多视角议题探讨的论着,展现作者扎实的史学素养与深厚的文学功力,不管对台湾文学、原住民文化乃至杨翠个人,都深具意义。作为多年知交,我为「学术的」杨翠阶段性完成专书而喝采;更期待「文学的」杨翠心心念念想要撰述的自我书写也能及早完成,这将会是她生命的双向圆成。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