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福尔摩斯-》:回到一切初始,见证萌芽的侦探传奇

2020-06-10    收藏364
点击次数:393

《少年福尔摩斯》:回到一切初始,见证萌芽的侦探传奇

「以一个镇上小子来讲,你还真坐得住啊?」
「你也是。」夏洛克回应身后传来的声音,「你已经看了我半小时了。」
「你怎幺知道?」
夏洛克听到轻轻咚的一声,彷彿有人从较低的枝枒跳下来,落在满地的蕨类上。
「每棵树上都停了鸟,除了那一棵:你坐的那一棵。牠们显然很怕你。」
「我不会伤害牠们,就像我不会伤害你。」
夏洛克缓缓转头。声音的主人是个和他大约同年的男孩,但比起夏洛克高瘦的身形,他显得矮小又结实一些,头髮长到都碰到肩膀了。面对眼下的状况,夏洛克尽可能平静地说,「我想你伤不了我吧。」
「我可以来阴的,」男孩说,「而且我有刀。」
「没错,但我看过学校的拳击比赛,而且我的手很长。」夏洛克仔细打量眼前的男孩。他的
衣服布料粗糙,沾满灰尘,好几个地方都补过了,他的脸、双手和指甲都很髒。
「学校?」男孩说,「学校会教拳击?」
「我的学校会,老师说学拳击能让我们变强。」
男孩在夏洛克身旁坐下。「人生才会让你变强。」
他喃喃说,然后加上一句,「我叫麦提,麦提‧亚奈。」
「麦提是麦修的暱称吗?」
「大概吧。你住在这条路过去的那栋大宅吧?」
夏洛克点点头。
「我刚搬来过暑假,跟我的伯父伯母同住。我叫夏洛克,夏洛克‧ 福尔摩斯。」
麦提一脸怀疑,瞥了夏洛克一眼。「这名字不正常吧。」
「你说夏洛克吗?」他想了一下。「哪里不对吗?」
「你认识其他叫夏洛克的人吗?」
夏洛克耸耸肩。「没有。」
「那你爸爸叫什幺名字?」
夏洛克皱起眉头。「席格。」
「你伯父呢?跟你住在一起那位?」
「雪林佛。」
「你有兄弟吗?」
「一个哥哥。」
「他叫什幺名字?」
「迈克罗夫特。」

麦提不可置信地摇头。「夏洛克、席格、雪林佛和迈克罗夫特。太诡异了!为什幺你们不取传统一点的名字,像麦修、马克、路克或约翰?」

「这是我们家代代相传的名字,」夏洛克解释,「这些名字很传统呀,我们家族所有男生的名字都像这样。」他顿了一下。「我父亲曾告诉我,我们家族有一系从斯堪地那维亚来到英格兰,这些名字就源自那里,大概是这样吧。我想『席格』可能是斯堪地那维亚的名字,不过其他听起来比较像古英文地名。我完全不知道『夏洛克』是怎幺来的,也许某条运河上有个夏湖或席湖吧。」

「你知道的东西真多,」麦提说,「但你对运河没什幺概念,我从来没碰过夏湖或席湖。你有姊妹吗?她们的名字也很怪吗?」

夏洛克拧起眉,撇过头去。「所以你住在附近吗?」
麦提盯着他一会儿,才似乎看出夏洛克想转换话题。
「对啊,」他说,「现在啦。我其实在旅行。」
夏洛克马上燃起了兴趣。「旅行?你是说你是吉普赛人吗?还是你跟着马戏团?」
麦提嗤之以鼻地一笑。
「如果有人叫我『吉普赛人』,我通常会揍他。我也不是马戏团的成员,我可是老实人。」
夏洛克脑中突然闪过麦提刚说的话。「你说你没听过夏湖或席湖,所以你住在运河上吗?你的家人有一艘驳船吗?」
「我有一艘窄船,但我没有家人,就只有我一个。我和艾伯特。」
夏洛克猜道,「你爷爷?」
「我的马,」麦提纠正他,「艾伯特负责拉船。」
夏洛克等了一下,看麦提会不会继续说下去。
当他没接话,夏洛克便问道,「你的家人呢?他们怎幺了?」
「你很爱问问题吧?」
「问才会知道答案。」
麦提耸耸肩。「我爸是海军,他上了一艘船,就再也没回来了。我不知道是船沉了,还是他待在国外某个港口,还是回到了英格兰,却懒得走最后一趟路回家。我妈几年前过世了,肺痨。」
「请节哀。」
「他们不让我见她。」麦提盯着远方继续说,彷彿没听到他的话。「她就这样日渐消沉,每天越来越瘦,脸色越来越苍白,彷彿一吋吋逐渐死去。我知道等她死后,我就会被送去救济院,于是我就跑了。我打死也不去工厂,大部分进去的人都没出来,就算出来,身体跟头脑也有问题。我选择搭船而不用走的,就是因为短时间内可以跑得比较远。」
「你的船哪来的?」夏洛克问道,「本来就是你家人的船吗?」
「怎幺可能。」麦提哼着鼻子说,「我只能说是我找到的,就这样吧。」
「那你怎幺过活?你吃什幺?」

麦提耸耸肩。「夏天时,我会到田里工作,捡捡水果或割割麦草。大家都想雇便宜的工人,也不在乎用童工。冬天我就做各种杂活,替这家整理花园,帮那边教堂的屋顶换铅瓦,还过得去。我什幺都做,除了不扫烟囱跟下矿坑,这两样工作简直是慢性自杀。」

「你说的很有道理。」夏洛克同意道,「你在法纳姆待多久了?」
「几个礼拜,这里很不错。」麦提坦承,「居民还算友善,也不太管闲事,是个体面安定的小镇。」他稍微迟疑了一下。「除了……」
「除了什幺?」
「没事。」他摇摇头,打起精神。「我观察你好一阵子了,你在这里没有朋友,而且你也不笨,能解开谜团。我在镇上看到一样东西,但我说不出是什幺。」
他稍微红了脸,撇过头去。「我希望你能帮忙。」
夏洛克好奇地耸耸肩。「我可以试试看。你看到什幺?」
「我带你去看比较快。」麦提在裤子上抹抹手。「你想不想先去镇上一趟?想吃吃喝喝观察路人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去哪些地方最好,还有逃跑时最方便的巷子,跟一定要避开的死路。」
「你也可以给我看你的船吗?」
麦提瞥了夏洛克一眼。「如果我判断你可信的话。」

他们正式进入镇上,路上塞满行人,两个男孩只得不时离开人行道,下到凹凸不平的路上,以免被撞到。夏洛克几乎都在注意地上有没有粪便,免得不小心踩到。路上行人的整体穿着水平有所提升,男子穿着体面的外套和领带,女子则身穿洋装,他们在乡间看到人们穿的马裤、无袖短上衣和罩衫明显少了许多。路上到处都是狗,有些乾乾净净,用链子牵着,有些则是长满疥癣的野狗,四处找东西吃。细瘦的猫儿躲在阴影里,瞪着大大的眼睛。马匹拖着马车和货车在路上来往,将粪便深深辗进凹陷的地面。

他们来到一条从主街岔出的巷道,这时麦提停了下来。
夏洛克问道,「怎幺了?」
麦提有些迟疑。「我看到的那个东西,」
他耸耸肩,「几天前就在这里。我不知道是什幺。」
「你要给我看吗?」
麦提没有回答,反而拔腿跑进巷子里,夏洛克赶忙追了上去。
之字形的巷子接上一条小路,路窄得夏洛克可以同时摸到两侧的房子。住户从楼上窗户探出头互相交谈,简直跟隔着花园围篱聊天一样容易。麦提抬头盯着一扇窗户,窗口没有人,楼下大门紧闭,整栋楼看起来杳无人迹。
「就在那上面。」
他说,「我看到烟。不过这种烟会动,先是从窗口飘出来,爬上墙壁,然后越过屋顶消失。」
夏洛克告诉他,「烟不会这样动。」
麦提很坚持,「我看到的烟会。」。
「也许是风吹的?」
「可能吧。」麦提看来半信半疑,他一面回想,一面皱起眉头。「我听到里面有人尖叫,我很害怕,就跑走了。不过后来我又回来,那时候门外停了一辆货车,他们把一具尸体搬到车上。尸体本来盖着布,但布被门夹住就掉了,于是我看到了尸体,看到他的脸。」他转向夏洛克,脸上写满恐惧与不安。「他全身都是脓疮,又大又红的脓疮,脸、脖子和手臂上都是。而且他的脸揪成一团,彷彿死得很痛苦。」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