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阶消费、低阶知识的消费文化

2020-06-24    收藏782
点击次数:576


台湾高阶消费、低阶知识的消费文化
图片来源:unsplash

四十年前我在美国工作时邀同事到家里聚餐,同事看我端出一锅味噌汤,直说这是「泥巴水」,不敢喝。我适时奉上加了奶精的咖啡,说:「喝点你们的泥巴水吧!」老美甘之如饴,大家哈哈大笑,彼此以东西方的泥巴水相互调侃。

热中养生、美容的一窝蜂文化

从吃东西这件事情上,让我深深体会美国人的生活态度。他们相信知识,习惯于用知识保护自己,成分不明、不知道的东西,不随便吞进肚子;他们相信上帝造人,让身体运行八、九十年,有一定的运行机制,而这个学问超乎科学。所以,外来物是毒,不知者不吃,这是尊重生命的态度,也隐含着敬畏上帝的原意。

在老美的观念里,外来物不管来源,有经验法则证明很安全、可以吃的,称为「食物」;很安全、有证据证明疗效、可以自行使用的,叫做「成药」(over-the-counter, OTC);有疗效但未必安全、必须生病才使用的,是「处方药」(prescriptions)。这是基本常识。

我从老美那里练就一套聪明过活的习惯,把风险管理运用在日常生活,对于吃食、用药、养生,自有一番避险之道,例如食物来源尽量保持科技化、现代化、多样化,这是最基本的原则。然而科技现代化的结果,食品上头总避免不了有些农药、细菌与微生物的残存,既然多食无益,何必给身体找麻烦?所以我没病不吃药,也不因养生而乱吃,来源不明的草药或所谓健康食品,向来敬谢不敏。至于每天必吃的蔬菜水果,在购买时必定常换摊子,毕竟身体累积不同的杂物,总比让同一种杂物累积得太多太快导致中毒,要聪明一点吧!

没想到回台以后,这套聪明避险的吃食原则,竟完全派不上用场。

君不见同胞都很先进,不管贫富、不论阶级,为了养生美容,上穷碧落下黄泉,看过的没看过的、人云亦云的,通通可以吞下去。不论是精明的上班族、贵妇,或乡间的阿公阿嬷,说起益生菌、螺旋藻、叶黄素、茄红素、辅酵素Q10的功效,如数家珍,头头是道,只要听说什幺产品很夯,纷纷口耳相传,一窝蜂地跟着买,透过网路社群媒体LINE来LINE去,昨晚「五七同学会」的介绍,今天立刻成为欧巴桑贵妇的热门话题。人云亦云的流行文化,让人人都成了「药罐子」而不自知。朋友知道我是药学专家,每每谈起目前流行吃什幺健康食品,经常徵询我的意见。我的态度向来是没事不要乱吃,吃了也不见得有用,朋友听了不太服气,反驳我说,别人吃了都很有效,为什幺你老是这幺「铁齿」?

说真的,不是我铁齿。只要饮食均衡,就足以让身体得到适度的营养,至于进补养生,则是将外来物放入体内,对身体并不环保,反而增加身体负担。何况很多包装精美,被我笑称是「印刷厂印出来」的生技产品缺少科学实证,若是吃了没有效果,只是花了点冤枉钱也就罢了,但花钱事小,吃了增加肝、肾负担,那可是伤害身体的倒楣事。且听我道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p.22-p.27)

药物动力学决定药食品被吸收的过程

外来物在这种运行机制下,不是被淘汰(代谢或排泄),就是导致中毒。以农药DDT或多氯联苯这类毒物来说,它们进入体内会造成可怕的后果,在于其毒性无法被肝脏分解,且广布在体内组织,躲藏的半衰期可能超过二○○小时,如果长期累积排不出来,等于是让身体成了垃圾桶。

食品或药品要能与身体达成良好的伙伴关係,取决于身体如何处理这些外来物,这个过程称为药物动力学,以及外来物如何对付身体(药效学、营养学、毒理学);而外来物与身体伙伴关係的整合式评估,是决定该物质是否可以成为食品或药品的关键指标。

至于食品或药品能否被身体吸收,将影响其可用率,而它们在胃肠道被吸收的方式,有可能是自己走进去(小分子)、搭公车(transporter)进去、或混水摸鱼溜进去(如油性物质)。

可以想见的是,如果是搭公车进去,可能会塞车或客满挤不进去,因而产生吸收方面的问题。某些类似胺基酸的药物,例如治疗帕金森氏症的左巴胺(L-dopa),会与食物分解后产生的胺基酸抢搭小肠的胺基酸公车,它在空腹或吃饱后服用的血中浓度差异可达到八倍以上,这是临床上药品、食品产生交互作用的经典案例。

我曾经从一系列盘尼西林类β-lactam抗生素的结构归纳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能从口服吸收的抗生素,都是由三个胺基酸组成的小胜肽,而它们的共同结构就是樟脑酸(D-phenylglycine,台湾早年是樟脑酸最大产出地);也就是说,樟脑酸是长在小肠壁上的小胜肽公车(Pep T1)喜欢的小姐,让樟脑酸小姐(导盲犬、药引子)带着这些抗生素,很容易搭上小肠Pep T1公车,吸收进入血液循环。

我用樟脑酸小姐共价键结接上左巴胺,把左巴胺带上Pep T1公车,而不要跟食物消化出来的胺基酸一起去挤胺基酸公车。如此一来,手牵手的樟脑酸—左巴胺被大鼠吃了之后,迅速由Pep T1公车接走,带入血液循环,在首渡效应下进入肝脏,代谢变回左巴胺。这时候左巴胺的血中浓度(身体可用率)是大鼠吃原药左巴胺后血中浓度的三十二倍。换句话说,这个樟脑酸—左巴胺搭档,可以改善直接服用左巴胺的血中动力学表现,理论上可以大大降低服用剂量,而同样达到该药的临床表现。这个搭公车的新发明,让我同时得到了美国与台湾的专利。这种在胃肠道挤公车,产生药品、食品交互作用的例子可多了,有些药须饭前空腹服用,避免与食物产生交互作用,也就是这个道理。

经过上述说明,你想想看,健康食品标榜自己有抗氧化的效果,换言之,抗氧化剂会在体内自行找到自由基,并进而清除掉自由基,达到抗癌、抗老化等预防疾病的效果,你觉得机率有多少?

台湾洗肾盛行率何以成为世界第一?

我们做体外试验时,将抗氧化剂与自由基「送作堆」,或许会像男生、女生来电(氧化还原化学反应)一样,谱出美丽的爱情故事,然后自由基会被爱情融化,从此销声匿迹,却不曾想过将抗氧化剂吃进肚子,男生、女生在血液循环中,可能会谱出不一样的故事。

首先,肝脏代谢的主要功能是进行氧化作用,由于抗氧化剂是还原剂,有较强的被氧化性,在胃肠道吸收之后,第一关就是藉由首渡效应进入肝脏,先跟肝脏「来电」,然后被氧化代谢而折翼;再者,剩下的抗氧化剂与自由基在血液循环之中,有如分别开车飙上高速公路的一对情侣,能不能找到对方是机率,不是想当然尔会谱出美丽恋曲,若是找到别人放闪,有可能谱出另一齣不美丽的故事,也就是副作用。此外,抗氧化剂有较强的被氧化性,可能会让肝脏正事(代谢)不做,忙着消化抗氧化剂,长期使用下来,是否有伤肝之虞?

人体的排泄是靠肾脏的输输蛋白(renal transporter)来执行,这让肾脏成为代谢及排泄物抢搭公车的场域。问题是,公车哪里会分辨什幺是食品,什幺是药品?如果肾脏把会抢公车的物质先排泄掉,至于搭不上公车的则留在体内成了垃圾,身体不出问题才怪。数字会说话,台湾洗肾盛行率世界第一,一九九七年每一○四九人有一人洗肾,二○○五年每四九八人有一人洗肾,二○一七年已攀升到每二九四人有一人洗肾,这些数据都在警示我们,我们的肝肾是否过劳了?

目前服用替代疗法药物的人口日渐增长,尤其以老人及心血管疾病、疼痛、癌症、肥胖等慢性病患最为普遍。有相当比例的患者就诊时并不会告知医师,是否同时使用传统药物或替代疗法,因此多重用药导致的交互作用、降低药效、伤肝伤肾等,将成为用药安全的盲点。已有非常多的科学与流行病学研究报告指出,中、西药并用导致肝肾伤害的报导,在喜用中药的东方社会值得关注。

 

【书籍资讯】
《吃药前,你必须知道的事》

台湾高阶消费、低阶知识的消费文化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