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正向思考,只会妨碍你实现梦想

2020-06-14    收藏318
点击次数:703

一味正向思考,只会妨碍你实现梦想

很多没有办法操控自己生命的人,其实都是靠着想像理想的结果,才得以撑下去。自由奔放的幻想,有时难免夸张,而且不切实际,但还是有帮助的。受虐妇女藉由幻想(甚至真心相信)有朝一日丈夫会改头换面,来忍受每天的生活。我认识一位牧师,他有一个三十岁的儿子,四肢麻痺,他说,他经常藉由幻想新科技能让儿子再度行走,来熬过一天。

当我们梦想满足自己的需求时,会更加注意那些需求以及可能致使满足它们的相关刺激。就像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的观察:「注意力能决定行动。」幻想着水的沙漠旅人,将更有可能解渴,因为他对于暗示周遭有水源的线索会更加警觉。同样的,刚才提到有个瘫痪儿子的牧师指出,他的幻想造成的结果是,他发觉自己在看新闻或上网的时候,会留意可能造福他儿子的科技新发明。

但还有个重要的提醒。虽然幻想可能帮助我们满足某些需求,却无法帮助我们完成「需要付出大量精力、努力或专注」的需求。我们已知,单靠梦想得到正面的结果,并不能帮助人们实现目标。就像我做过的研究显示,正向幻想里有些因素会妨碍我们处理辛苦的任务,但是能激励我们完成简单的任务。例如沙漠中口渴的人,需要的只是喝到水就能解渴,那幺正向幻想可能有助于他发现水源,以及在寻找水源的期间,保持警觉向前走。但假使一个缺乏人生目标的人,幻想有机会担任一部电影的主角,与安洁莉娜‧裘莉同台飙戏(要达到这项成就,最少需要日复一日的试镜,连续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沉迷在这样的正向幻想里,可能只会妨碍他达成心愿。

幻想能帮助我们被动存活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能让我们分心,不要老想着等待的苦恼。我们能想像一个愉快的结果,一个希望发生的结果,而不是让人发疯或是满心沮丧。在治疗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时,治疗师经常鼓励病人想像置身于安全的地方,像是一个愉快的、呵护人的、能占据所有感官的环境。这种想像技术能让病人度过数月乃至数年的疗程,因为要治疗更深层的创伤,可能需要这幺长的疗程。

以上案例都涉及很不寻常的状况,但是,对于平常状况下的苦苦等待,正向幻想也能让我们分心,帮助我们度过。盖洛普调查「二○一三年美国职场报告」发现,高达百分之七十的美国员工「『不投入』或是『不积极参与』工作」。这些人在漫长、无聊、未能得到满足的上班时间,要如何自处呢?辛格(Jerome Singer)

是最早研究人们不专心工作时在做什幺的专家,据他观察,当人们觉得工作缺乏挑战而且很无聊时,正面想法及白日梦便很受欢迎,可以让他们快乐的杀时间。同样的,克林尔(Eric Klinger)指出,当我们在从事例行工作时,大脑会浮现所谓「现阶段的顾虑」,换句话说,就是未能满足的目标与希望,会引发看似随机的思维,有时能帮助我们忍耐无聊,而不致于造成问题,但有时会干扰工作,妨碍我们完成重要任务。

很多人问过我,正向幻想是否能帮助我们熬过重大疾病,例如癌症。我最早的研究中,癌症病人的「正向幻想」与「成功的结果」之间,并没有显示出明确的关连。如果我们再仔细想一想,许多种癌症,即使是预后不佳的类型,目前都有对治的方法。除了安宁照护的末期癌症病人之外,癌症患者通常都有採取行动的空间。癌症病人在正统疗法似乎无效时,往往会尝试各种另类疗法,而且对于病得最重的癌症患者来说,总怀有一丝希望,自己能成为微乎其微的战胜癌症患者之一。但若想达到最好的治疗结果,癌症病人千万不能只是「不出局」,还必须积极照顾自己,寻求协助。仅仅正向幻想康复是不够的,甚至可能妨碍你採取有效的行动。

我们的正向幻想能消除眼前的忧虑以及当下的折磨。梦想源自迫切的人类需求,能帮我们熬过艰困的处境,像是面对无力操控的局面,只能等待外力来满足我们的需求时。在比较不那幺悲惨的情况下,梦想能提供我们暂时逃避现实的乐趣,同时也帮助我们体认现实,因为这幺做能以虚拟的方式探索内心深处的欲望,换句话说,也就是知道我们真正想要的、属于我们的,以及我们的归属。

可以说,梦想有不少好处,只不过,也要视情况而定。梦想可能无法帮助我们减重、戒菸或求职,但能帮助我们在沙漠里保命、在政治高压下存活,或是在等待法官宣判结果之前保持信心。关键在于,不要对幻想要求过多,不要求超过它们能给予的。只要我们了解正向幻想的力量和限制,就能成为我们的好伙伴,而非阻碍。我们若选择丢弃梦想,将会是错误的决定,正如盲目认定做梦就会美梦成真,也同样大错特错。

摘自《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味正向思考,只会妨碍你实现梦想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