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反毒大使 药酒瘾戒治生活辅导员杜曼荣的细说长谈

2020-06-03    收藏317
点击次数:797

◎陈乙先

回首年少轻狂的岁月,什幺是令你最印象深刻的?记忆中那个微笑或哭泣的你是什幺模样吗?那些曾经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看过的风景,它带给你人生的启发和意义是什幺?然而,又是什幺样的动力支持你走向今天的人生?

获得105年「毒品戒治组」反毒有功人士的杜曼荣,带着这份上帝给予的荣耀分享他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期望能影响和激励更多至今仍在孤军奋战、水深火热的同路人。

105年反毒大使 药酒瘾戒治生活辅导员杜曼荣的细说长谈

对药酒瘾弟兄们的讲课与辅导

曼荣从小生长在做鱼贩批发商的家庭,在曼荣的记忆中,父母亲多数的时间都在为工作奔波与忙碌,早出晚归是家常便饭的事,因此小时候经常是由奶奶做早餐给他和哥哥、弟弟吃,并带着他们去上学。然而,爱玩的曼荣,看準了父母亲空缺在身边的时刻,常利用他们凌晨一点去做生意的时候,便赶紧爬起床来去做他想做的事,譬如:国小时满足在沉迷电动玩具的世界、国中喜欢跟朋友到处去夜游、高中的叛逆与好奇使他染上「安非他命」(在当时市场上既普遍取得容易,且法律上还没有相关的罚责),并在父母亲回来之前就提早定位到家了,然而,这是对曼荣来说是儿时记忆中很珍贵又短暂的自由时光。

感叹毒品对一生的影响

高中毕业之后,曼荣就没有再继续就学,选择进入社会职场历练,第一份工作是在呼叫器通讯行上班,随着认识的人面越广,曼荣开始与玩六合彩的道上兄弟走的越来越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逐渐接触到「海洛因」。

19岁那年,曼荣第一次被警方抓到,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父母亲此刻既正视也承受不少的惊吓和压力,期间父母亲努力尝试找了律师,期望能协助初犯的曼荣减轻罪行,但由于当时「肃清烟毒条例」的重罚使得年轻的曼荣在法律上也没得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因此父母亲消极的抱持着各种延缓战术,其中之一的方法便是让曼荣在上诉期间就先当兵去了,但当到一半时曼荣还是被抓去澎湖监狱关了,一年多后才假释出狱。

在澎湖监狱(烟毒专业监)中,曼荣是工场里年纪最小的(大约收容200多人,全部皆属吸食海洛因的受刑人),经常受到「老大哥们」的关爱,一年多的时光对曼荣来说很快就过去了,然而,曼荣开始意识到:「在监狱里,我遇过年纪比我爸爸还要大的人,他的一生几乎都在吸毒,并来来回回的穿梭在监狱中。」当下令曼荣既好奇也感叹毒品对一生的影响。

出狱后,曼荣仍要回到部队里完成当兵的义务,但在当兵之前要先进入「海军明德管训班」三个月,曼荣说:「这可能是我这一辈子经历过最痛苦的时光,因为管训期间,在那里的长官都不把我们当人看,尽情地使用各种操练上的虐待。在我三个月管训结束离开之后,没过多久,明德班就出事了,言传受管训的人被长官打死的事件,当时新闻也播很大…。

其实这也不是什幺新鲜事,只是有没有被报出来而己。」从管训班回到军中当兵的期间,曼荣仍无法戒掉对毒品的依赖,继续吸食安非他命(基于当时的现况和处境,曼荣考量到使用海洛因会促使兵期无法完成,而暂改使用安非他命),直到服完一年的兵役。

兵役服完回乡之后,父母亲引荐工作又买房买车给曼荣,期望他能尽早组织家庭并安定下来,但随着曼荣联繫上过往的朋友而再度深陷海洛因的瘾,此后便反覆进出监狱5-6次。长达近20年的吸毒生活,父母亲在伤心欲绝之下几度濒临想放弃对曼荣的关心,但事实上难以割捨心头肉的拉扯,仍使他们感叹之余还是持续为曼荣承担许多庞大的债务,以及几乎很少缺席的往返监狱探视。

一段时间后,母亲也逐渐从原本担忧、焦虑的眼泪中找到适应和转换看待曼荣的方法:「我第一次坐牢的时候,我母亲来会客,就一直边讲边哭这样,我印象也很深刻!其实吼~她每次来会客都有哭,我第二次坐牢,她也是在哭!可是越到后面,每次我坐牢的时候,她就会笑着跟我讲话,因为她开始学会放心了,她知道她儿子在里面不会因吸毒过量死亡啊、晚上也不会再因提心吊胆说我又被警察抓走,然后她想看我就可以看得到我,不会像以前在家中想见我时又不一定见得到我,所以她到后面来会客时都是笑的!」曼荣在回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心里充满着悔悟、歉疚和感谢之情,交错且深刻烙印。

无望与无助感 蒙自杀念头
长期吸毒的后遗症,便是使得曼荣的身体患上「C型肝炎」,母亲得知后立即带着曼荣上医院治疗并同时进行戒毒(戒毒疗程没有健保给付,且医疗费用相当的贵),就在来回医院奔波之际,母亲决定将曼荣转至宜兰的博爱医院好好戒毒,曼荣却在这里经历他人生第一次踏上「自杀」的念头,当时的他内心充满着对未来的无望与无助感、对生命的想像万念俱灰,加上服用戒毒药物过量所产生的副作用,使得他无法抗拒对死亡意念的选择。

好在即时被同房病友的家属发现(已爬上医院窗口的曼荣),赶紧通知护士和家属,才将曼荣从鬼门关前领出来。医生无奈的对着曼荣家人说:「他身体上的疾病我还能帮忙,但他心瘾的部份我就无法帮助他了…」,于是医生给了一支「花莲主爱之家」的电话,在父亲努力联络下,曼荣35岁那年(民国95年)才真正展开了他的戒毒人生。

已戒毒有9年多的曼荣,现年43岁,基隆人,忆起来到主爱之家戒毒的心路历程,他说:「刚来这里的时候,心里也下定决心说看能不能就因此把毒品戒掉,然后在这边就是感受到牧师、师母的用心教导和爱,他们也不会说因为我吸毒而对我另眼相待,加上团体中的大家都是过来人,在这里学习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感动,无论是聚会或上课,都会触发我内心想要戒毒的冲动,…最主要的是学习环境也特别好,不会像都市那样闷闷的,在这里看到那幺高的山,整个心情就很愉快这样,然后偶尔也会到花莲其他地方走一走,就是很享受、很享受在这里的学习。」

105年反毒大使 药酒瘾戒治生活辅导员杜曼荣的细说长谈

花莲主爱之家

通常,在主爱之家戒毒有三个阶段,一个阶段是4个月,就在曼荣待上第8个月的时候,父亲曾一度询问他是否有意回家,曼荣却希望还能再多停留一段时间。满一年之后,曼荣在牧师和师母的邀请下,开始踏上「生活辅导员」之路,至今已有8年之久,以服务药酒瘾的成人患者重建戒治生活为主,负责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课程辅导。期间,曼荣也不断努力扩展学习来精进自己,陆续获得中餐、电脑、核心课程(辅导员)等证照,并一边持续完成C肝的治疗,同时以身作则来鼓励其他的弟兄们一起接受医疗。

主爱之家服事 建立家庭
曼荣在主爱之家服事期间认识了当时在主爱之家做实习社工的妻子,从交往到结婚的过程中其实并不顺遂,经历了不少家庭因素、双方相处等问题的磨合,但随着二个孩子接续的出生,加上宗教信仰的支撑,彼此都在关係中逐渐找到了平衡,一起度过那些艰难的时刻。曼荣回顾在花莲的这几年岁月里所走过的每一个关卡,很有成就感的说:「在这九年当中,我克服了很多事情,克服C肝的治疗、克服老婆家人反对我的声音、克服新婚的磨合期,目前要克服的是教养孩子的责任。」

事实上,曼荣在获得「105年反毒有功人士」此份殊荣之际,心里时刻挂念与感恩他的父亲(今年元月因肝癌离世)和鲍牧师(已离世三年),并将这份荣耀归给他们,他说:「上半生我受父亲和原生家庭的影响,感谢父亲的养育、关爱和不离弃;下半生是受鲍牧师的身教所影响,我的生命才得到翻转和改变,也才有了今天小小的成就、活出一个新的生命。」

曼荣的生命故事,让我们一同见证了「生命如何可能」?面对人生未知的旅程,难免需要在冒险和失误中「找回自己」,那些逆境中的奋战与突破、顺境中的感恩与惜福,都是通往理解自身的钥匙。不要小看走在人生十字路口上所做的每一个「选择」,无论它是什幺,都将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